首頁(yè) >> 新聞報道 >> 正文
中山市紅十字會(huì )志愿者代表系列報道——
潘菁華:在志愿服務(wù)中收獲人與人連結的快樂(lè )和大愛(ài)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1-03

導語(yǔ):中山市紅十字心理咨詢(xún)志愿服務(wù)隊隊長(cháng)、曾經(jīng)是紅十字會(huì )“愛(ài)心橋”熱線(xiàn)站長(cháng)、中山市慧心社會(huì )工作服務(wù)中心負責人、致力“臨終關(guān)懷”的宣傳推廣者……潘菁華是一名紅十字會(huì )志愿者,義工生涯近30載,是不少老志愿者口中的“常青樹(shù)”。

讓人想不到的是,這樣一名在心理咨詢(xún)領(lǐng)域耕耘十多載的志愿者原本是一名理工女——1992年畢業(yè)于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建工系的她并未接觸過(guò)心理咨詢(xún),也完全沒(méi)想過(guò)自己會(huì )走上心理咨詢(xún)師的道路。在她心中,志愿服務(wù)已經(jīng)融入到自己的生命,不僅從中收獲了愛(ài)與友誼,還收獲了更多對于生命意義的理解。

圖片1.png潘菁華(左二)與隊友參與中山慈善萬(wàn)人行元旦百家企業(yè)義賣(mài)嘉年華活動(dòng)。

歷程:理工女轉職心理咨詢(xún)師,志愿服務(wù)近30載

一身中式素衣,說(shuō)話(huà)輕聲細語(yǔ),在工作室所在的舊式嶺南民居窗口前,一縷陽(yáng)光輕輕劃過(guò)前廳,反襯著(zhù)她的臉頰,靜靜坐在沙發(fā)一側的潘菁華此刻像是嫻靜穩重的學(xué)校老師。實(shí)際上,身為心理咨詢(xún)師的她,已經(jīng)參加服務(wù)志愿近30年。

加入中山紅十字會(huì )的契機,要追溯到她的童年教育和早期的義工生涯?!霸谖覀兡莻€(gè)年代,學(xué)雷鋒就像喝水吃飯一樣平常,大家都很自發(fā)地去幫助身邊的人?!迸溯既A回憶道,70年代掀起全民學(xué)雷鋒,自己就曾經(jīng)與小伙伴一起去幫助附近的貧困老人,同時(shí)對自己影響很大的外婆也樂(lè )于助人,常常對周?chē)従邮┮栽?,哪?0歲了也依舊如此。這樣的言傳身教和社會(huì )風(fēng)氣,讓潘菁華逐漸萌生了做志愿者的念頭。

在大學(xué)里,她保持了這一股熱心腸:大一時(shí)主動(dòng)參加1991年華東水災的義工活動(dòng);當年年底,自己無(wú)意得知有一名男孩出現大面積燒傷,家中沒(méi)有足夠的治療費用,于是和同學(xué)一起憑著(zhù)一腔熱血去籌款,最終籌到了1000多元。她還記得,自己買(mǎi)了一輛黃色的遙控車(chē),連同籌款送到孩子和他父母手上時(shí)對方感激不已的場(chǎng)景。后來(lái),她不時(shí)抽空探訪(fǎng)和陪伴孩子,直到自己畢業(yè)。

1992年,潘菁華選擇來(lái)中山工作,曾經(jīng)嘗試去做義工,但當時(shí)沒(méi)有正式的組織,很難獲取人們的信任?!拔以龅接腥嗽诼愤吽?,自己帶著(zhù)急救藥箱主動(dòng)迎上去,對方卻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幫助”,她表示,甚至走在村子里看到村民想主動(dòng)幫忙,也都屢屢被拒絕。

這些尷尬的場(chǎng)面讓她意識到:自己必須要找到一個(gè)正規的組織,才能更好地參與志愿服務(wù)。當得知中山市紅十字會(huì )招募志愿者后,第一時(shí)間主動(dòng)申請加入,正式成為了一名紅十字會(huì )志愿者。

圖片2.png潘菁華與志愿者參與慈善萬(wàn)人行服務(wù)。

一開(kāi)始,潘菁華和其他志愿者一樣被安排去家庭探望受助者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里,她發(fā)現與受助者“心貼心”建立聯(lián)系,比送救助物資更有意義?!迸溯既A說(shuō),當年,中山市紅十字會(huì )有一個(gè)心理咨詢(xún)師培訓中心,自己也參與其中,了解心理咨詢(xún)師這一領(lǐng)域后,主動(dòng)學(xué)習考取了心理咨詢(xún)師資格證。

2004年,隨著(zhù)自己所在的單位改制,潘菁華毅然做了一個(gè)決定:暫停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紅十字會(huì )志愿服務(wù)工作。此后,她就一直參與紅十字會(huì )的扶貧濟困等人道救助志愿服務(wù),通過(guò)“愛(ài)心橋”熱線(xiàn)長(cháng)期服務(wù)中山有需要的困難群眾,也參與到汶川地震的善款及救援物資的接收及整理工作中。

“在紅會(huì ),我能學(xué)到心理咨詢(xún)、應急救護等知識,認識到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它不僅會(huì )推動(dòng)自己堅持從事志愿活動(dòng),更拓寬了自己生命的寬度?!?,潘菁華認為,紅十字會(huì )是一個(gè)促進(jìn)自己成長(cháng)的組織,自己可以在紅會(huì )這個(gè)連接愛(ài)的平臺上踐行”人道、博愛(ài)、奉獻“的精神,發(fā)揮所長(cháng),實(shí)現理想。

理想:低調做事,只想做一個(gè)純粹的志愿者

“愛(ài)心橋”熱線(xiàn)成立的初衷不僅是為了讓人們更容易求助,也貼近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需要賦予了專(zhuān)業(yè)的心理力量,心理咨詢(xún)師隊伍一度多達200多人。每天接聽(tīng)熱線(xiàn)的志愿者也會(huì )安排1-2個(gè)心理咨詢(xún)師,心理咨詢(xún)師的專(zhuān)業(yè)性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在紅十字會(huì )領(lǐng)導的支持下,多次邀請有關(guān)專(zhuān)家為心理咨詢(xún)師團隊講課,學(xué)習更多的心理危機干預等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提升了心理咨詢(xún)服務(wù)能力。

圖片3.png中山市紅十字心理咨詢(xún)志愿服務(wù)隊為市民提供義診。

談起當年的志愿服務(wù),潘菁華有著(zhù)很深的感觸。從一開(kāi)始沒(méi)有小車(chē)、坐公交、開(kāi)摩托車(chē),甚至走路去鄉鎮做志愿者,走遍全市各鎮街,探訪(fǎng)過(guò)多個(gè)社區,自己并不覺(jué)得條件艱苦。相反,她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里,看到了人與人的連結?!霸趧e人眼中,志愿服務(wù)可能是一種幫助,但這更像是一種人與人的連結。正如我看見(jiàn)你口渴了,我給你倒杯水一樣的自然而然,這正是我所希望做的事情?!?。

這個(gè)“連結”既是與求助者的連結,也是與一同從事志愿服務(wù)的義工連結。對于求助者,潘菁華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無(wú)條件信任。她還記得,有個(gè)孩子致電自己,向自己報平安——此前這個(gè)孩子一度離家出走,自己在大風(fēng)大雨的天氣里不斷尋找,終于在天橋底下發(fā)現了他,經(jīng)自己反復勸說(shuō)后終于愿意回家?!八鲃?dòng)與我聯(lián)系,告訴我不會(huì )再做傻事,讓我安心,這一刻自己感受到在用心付出時(shí),獲得孩子寶貴的信任”,潘菁華回憶起來(lái)依舊覺(jué)得感動(dòng),自己此刻雖不是他的家人,卻更勝于他的家人。

甚至有時(shí)走在街上,潘菁華也被救助家庭認出來(lái),一句感謝能讓她開(kāi)心許久。對于某些家庭,她甚至跟進(jìn)聯(lián)系二十多年之久,就像結識朋友一樣。

同時(shí),在紅十字會(huì )的志愿服務(wù)中,潘菁華同樣認識了不少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志愿者,互相建立了很深的友誼。

潘菁華認為,在公益活動(dòng)中,人與人之間并沒(méi)有利益關(guān)系,只存在人與人之間純粹的真誠和信任,讓志愿者與求助者存在于透明、開(kāi)放、平等的關(guān)系中,這一點(diǎn)是無(wú)比珍貴。對此,內心的純粹讓她堅持簡(jiǎn)單而低調的志愿服務(wù)工作。

“做慈善并不是只有錢(qián)才能做,慈善之門(mén)永遠為所有人打開(kāi),擯除功利心,志愿服務(wù)更純粹才能走得更遠”,潘菁華說(shuō),選擇不再做一個(gè)工程師,而是咨詢(xún)師、志愿者的時(shí)候,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各種各樣的公益活動(dòng)上,甚至是到外省助學(xué)、心理服務(wù)等等。

認識:用對心理咨詢(xún),或能改變人的一生

對于心理咨詢(xún),目前國內不少城市包括中山在內已經(jīng)有了心理咨詢(xún)機構,不過(guò)在潘菁華看來(lái),大家對心理咨詢(xún)的認識仍有誤區。

“部分人對于心理咨詢(xún)的認識存在兩個(gè)極端——過(guò)于病理化或過(guò)度忽視”,她表示,部分人把某些行為簡(jiǎn)單套用診斷標準,認為“心理疾病”是很?chē)乐氐膯?wèn)題,好像不能治愈一樣;反過(guò)來(lái),有人卻認為這不是問(wèn)題,只要自己想通了就好了,卻沒(méi)看到心理問(wèn)題已經(jīng)影響到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。潘菁華認為,這些時(shí)候不是“人出現了問(wèn)題,而是人遇到了問(wèn)題“,進(jìn)而影響了他的學(xué)習、生活和人際關(guān)系,我們可以和他一起去面對并解決問(wèn)題。

潘菁華表示,雖然相比過(guò)去的不理解不重視,現在已經(jīng)有很多人意識到心理咨詢(xún)的重要性,但是像她們一樣持續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習和體驗督導的人還是太少了?!罢乙粋€(gè)好的心理咨詢(xún)師很難。國內已經(jīng)取得心理咨詢(xún)師資格證的有過(guò)百萬(wàn)人,但實(shí)際從事心理咨詢(xún)的只有5-6萬(wàn),其中真正稱(chēng)得上是專(zhuān)業(yè)的心理咨詢(xún)師就更少了?!迸溯既A認為,取得心理咨詢(xún)師資格只是個(gè)開(kāi)始,心理咨詢(xún)需要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系統培訓、學(xué)習和實(shí)踐,哪怕自己從業(yè)十幾年也只是在路上,還需要不斷地去學(xué)習和成長(cháng)。

“心理咨詢(xún)本身就是一個(gè)助人自助的工作,我會(huì )用60%的時(shí)間用來(lái)從事有收入的工作,40%的時(shí)間用來(lái)從事低收入甚至是沒(méi)有收入的公益性工作?!迸溯既A說(shuō),心理咨詢(xún)可能是少數不能單純用志愿服務(wù)時(shí)數來(lái)評價(jià)志愿者的,譬如自己曾為某個(gè)爸爸患癌去世而存在輕生念頭的高三男孩服務(wù),整個(gè)過(guò)程共5次,總時(shí)長(cháng)不過(guò)幾個(gè)小時(shí),但這個(gè)孩子放棄輕生重新上學(xué)?!坝行┲驹刚吣呐乱荒曛荒芊?wù)一次,但這一次如果能改變一個(gè)人的一生,這種幫助就是巨大的?!?/p>

圖片4.png心理咨詢(xún)志愿服務(wù)隊為市民科普心理知識。

此外,心理咨詢(xún)技巧加上應急救護知識,在日常生活中會(huì )有更多的勇氣去幫助他人。例如曾在高鐵上偶遇旅客發(fā)生意外,呼吸困難,身邊人大喊救命,可以挺身而出,運用應急救護和心理學(xué)的知識,讓旅客恢復平靜。

目前,中山市紅十字會(huì )心理咨詢(xún)志愿服務(wù)隊現有數十名心理咨詢(xún)師。除了咨詢(xún)服務(wù)外,服務(wù)隊還會(huì )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科普和進(jìn)校園講課,讓人們認識到心理健康的重要性。同時(shí),作為紅十字會(huì )其他多支隊伍和項目的配套,心理咨詢(xún)師的隊員還會(huì )因應求助者的需要,參與到應急救護、暖心家園等多個(gè)項目中,提供相關(guān)的心理咨詢(xún)和服務(wù)技巧去幫助求助者。

心路:在志愿服務(wù)中感受人間大愛(ài)和快樂(lè )

在潘菁華看來(lái),心理咨詢(xún)師不能像其他職業(yè)一樣用金錢(qián)來(lái)衡量,因為在治愈別人的過(guò)程中自己也獲得了精神財富:“精神財富在后半生里比物質(zhì)財富更重要,做公益能使我感受到生命的快樂(lè )?!?/p>

潘菁華曾經(jīng)探訪(fǎng)過(guò)精神病人和他們的家庭,部分精神病人年紀已達四五十歲,父母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,有暴力傾向者甚至會(huì )傷及自己的父母?!凹幢闳绱?,父母還是無(wú)條件地維護他們,你能看到他們對孩子的憐愛(ài),哪怕今天多吃了一口飯都是快樂(lè )的?!迸溯既A感慨道,普通人看到他們所處的環(huán)境,都會(huì )忍不住皺眉頭,但是在自己的眼里,只會(huì )看到他們彼此間的真情實(shí)感——這一刻生命所綻放出來(lái)的光芒和愛(ài),都足以消解世間上不如意的一切。

潘菁華認為,作為志愿者,受助者在情感到給予了自己很多?!昂芏嗳藛?wèn)過(guò)我類(lèi)似的問(wèn)題,你去做義工,看到那么多如此悲觀(guān)、悲慘的一面,會(huì )感到不快樂(lè )嗎?恰恰相反,我被他們感動(dòng),從他們身上真正明白了快樂(lè )和愛(ài)的含義”,她說(shuō),哪怕十多年過(guò)去了,自己發(fā)現這些個(gè)案都沒(méi)有被放棄,家里人依舊對他們如初,讓他們好好地活下去。

潘菁華說(shuō),作為志愿者,身上有著(zhù)莫名的使命感和責任感,相比普通人憐憫的視覺(jué),她會(huì )更關(guān)注如何幫助受助者,讓他們過(guò)得更好。

圖片5.png心理咨詢(xún)志愿服務(wù)隊隊員合照。


◆文字:蕭倩苑 圖片由受訪(fǎng)者提供

◆編輯:張言良◆二審:鄭沛鋒◆三審:周亞平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(wǎng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中山網(wǎng)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個(gè)人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協(xié)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(fā)表。已經(jīng)被本網(wǎng)協(xié)議授權的媒體、網(wǎng)站,在下載使用時(shí)必須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山網(wǎng)”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(wǎng)未注明“來(lái)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(wǎng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(wǎng)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(zhù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內容的真實(shí)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個(gè)人從本網(wǎng)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(wǎng)注明的“來(lái)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(lái)源:中山網(wǎng)”,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(shí)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③ 如本網(wǎng)轉載涉及版權等問(wèn)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與中山網(wǎng)聯(lián)系。
聯(lián)系人:陳小姐(電話(huà):0760-88238276)。